看到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西腊士兵正在登船,成默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对还在专注看着《蜡笔小新》的雅典娜低声说道:“赶紧去把面具带好,有检查的上船了。”

  正专注于《蜡笔小新》的雅典娜,头也不抬的说:“戴面具好麻烦,又不舒服,不想戴,我去把那些士兵全扔进海里。”

  成默有些头大,“你这样做跟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稍稍凝滞了须臾,雅典娜才冷声说:“别拿你们人类的道德来要求我,蜥蜴人被关在实验室里的痛苦又有谁在乎?”

  看样子雅典娜不知道对于人类而言在野海滩游泳都相当危险,要是在大洋面不小心落水,几乎就很难生还这件事。

  于是成默心平气和的说道:“蜥蜴人也是人,中间的区别就跟智人和尼安德特人差不多。更何况被送进实验室也不只是蜥蜴人。历史上人体实验机构比比皆是,直到现在,灯塔国在全球还有200多个军事生物实验室,不少实验人员打着‘研究治疗方法和研发新型药物’的旗号,对其他国家的人进行人体实验,包括让精神病患者感染肝炎病毒、让囚犯感染流感病毒以及向慢性病患者注射癌细胞等等。而很多研究仅仅出于研究人员的好奇,根本没有任何成果可言。这些都还是有资料可查的内容,查不到内容有多恐怖,你可以想想。”

  “这不更显得你们人类虚伪、残忍又狡诈!”

  “你这是典型的以偏概全开地图炮来制造刻板印象,这么说起来你和你讨厌的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顿了一下成默语重心长的说,“别上当,别被这些表象给蒙蔽了。不要觉得蜥蜴人和人类之间的矛盾是两个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其实这是阶级矛盾。蜥蜴人拥有强悍的体魄和聪明的大脑,却被教会污名化,血腥、暴躁、妄图统治世界,他们给你们贴标签,把你们和人类割裂开来,让你们恐惧,孤立,根本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这种事情统治者们经常干,因为他们只需要能够被剥削的蜥蜴人,不需要能取代他们的任何人.....”

  雅典娜板着脸不理成默,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房间里依旧响着美伢和小新的声音。

  成默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喜欢《蜡笔小新》什么,但我喜欢《蜡笔小新》,是因为小新一家就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的缩影。努力工作却永不加薪的广志是人类社畜的真实写照。他朝九晚五,肩上扛着32年房贷和一家老小,人到中年的脆弱只有在下班后的一杯酒和早上未醒的春梦里暂时喘一口气。这样的人生却没有压垮他,为了虚荣的妻子和调皮的儿子他坚守着原则底线抵挡诱惑,没有轻易的败给生活。还有美伢,每个蓬头垢面的妈妈都曾是光鲜亮丽的美少女。她和每个母亲一样看上去脾气不好,又爱面子,却牺牲了自己人生选择全身心投入家庭。老公孩子洗衣煮饭似乎是她生活的全部,然而她从未把自己变成一个怨天尤人的保姆,这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将家人放在首位,却也乐于取悦自己,她选择一地鸡毛,仍保持着精力充沛不对生活失望。粗粝的生活磨出她中年妇女的庸俗,却抹不掉她的新鲜活力。小新就更不用说了,调皮捣蛋,却对同学和小同学充满爱,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停顿了一下,“这让我想起了我叔叔一家人,叔叔是个没什么脾气的市井小民,婶婶是个小气又市侩的中年妇女,堂弟是个爱慕虚荣又不自量力的小屁孩,不过我堂姐人挺好的,就是正义感太强了,完全不知道变通,有时候会做傻事.....人们总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可正式这些有小缺陷无大德损的人组成了这个世界,他们认真努力的过着鸡零狗碎的日子,在平凡中寻找简单的乐趣,虚伪又热情的喧嚣,让我在置身谷底也能感受到一份活着的真实和充盈......我小时候总讨厌我堂弟,长大了才发现这不是讨厌,而是嫉妒,嫉妒他的普通和平凡......”

  成默漫长的叙述终于让雅典娜抬起了头,她看向了成默淡淡的说道:“没想到一个刽子手也会有怜悯之心。”

  成默知道雅典娜在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与雅典娜对视了一眼,转身走到了门口,拉开了铁门,恰好这时太阳在天际线冒了头,橘色的红线从海的尽头拉出了一条火线,直射到成默的眼睛里,还在门缝中将他的背影拉的狭长,他站在阳光中凝视着太阳认真的说:“我不会自我标榜有什么高尚的道德情操,让你戴上面具不要杀人,更多也只是因为杀了人会引来拿破仑七世的人,这样麻烦更大。说实话,不论是谁,只要威胁到了我的生存,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但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取走别人的生命,我有我的原则和标准。”

  说完成默也不等雅典娜说什么就拉上了门,向楼梯口走去。表面上成默说得心平气和,其实他的内心却因为雅典娜不配合烦躁不已,他才不想跟雅典娜上什么思想教育课,他自己也不是什么道德标兵。

  实在是打不过又威胁不了,而这种情况下,不小心谨慎肯定会被拿破仑七世追踪到。倘若雅典娜不戴面具出现还杀了一整队西腊士兵,这不可能不被欧宇的人发现。更糟糕的是万一被拿破仑七世知道自己和雅典娜在一起,那拿破仑七世不发疯似的来追杀自己?

  自己如今自保能力就低的可怜,面对神将恐怕只能乖乖投降。但投降也是死路一条,难不成告诉拿破仑七世我们两个是好兄弟,兄弟妻不可欺,自己和他的未婚妻之间清清白白,只是单纯美好的合作关系。

  按照拿破仑七世的性格,肯定会当着雅典娜的面给予两人充分的信任,然后背地里一定会把自己的乌洛波洛斯抢走再把自己轰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要是知道了自己和雅典娜不仅手牵手过,还睡在一间屋子里,绿帽实锤,那绝不是送自己上天那么简单了。

  虽说法兰西贵族一贯有戴绿帽子的传统,青青草原谁最强,法兰西人王中王。他们不仅自己喜欢戴,还特热衷给别人戴。这种优良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比如法兰西前大统领萨柯齐,他的老婆塞西莉亚就曾经直接离家出走,和广告大亨理查德私奔。被媒体拍到照片之后,逼的大统领阁下不得不亲口承认两口子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更离谱的是,塞西莉亚在外面风流快活了大半年才回到萨柯齐的身边,萨柯齐还原谅了她。

  更更离谱的是,回来没多久塞西莉亚再次“出逃”,这次一跑又是大半年,把萨柯齐的绿帽种成了草原,直到06年萨柯齐选举,让萨柯齐绿到发光的塞西莉亚才又一次回家,帮助萨柯齐选举。

  然而第一夫人的头衔刚拿到塞西莉亚就正式提出要和萨柯齐离婚,尽管萨柯齐苦苦哀求,尽管法兰西宪法也规定“不经在任大统领允许,大统领配偶不得以任何形式提起离婚诉讼”,塞西莉亚还是抛弃了可怜的萨柯齐,奔向了理查德。

  就这样一个婚内出轨,还私奔好几次的渣女,法兰西人是如何评价她的?

  ——“法兰西人会想念她的,法国人很喜欢她,不仅因为她的优雅和现代,还因为她有一种反叛精神”。

  果然巴黎歌剧院的屋顶修成绿色不是没有道理的。

  成默拿不准拿破仑七世有没有继承法兰西人的光荣传统,和萨柯齐一样都是绿帽王忍者神龟。如果拿破仑七世还没有成为神将,说不定他还能利用手中的各种资源劝说拿破仑七世冷静点,千万不要上头,他们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大家先一心一意干死星门。

  可如今拿破仑七世在社交网络秀恩爱秀的飞起,疯狂营销他和雅典娜神仙眷侣天作之合的人设,要自己当头一帽盖在他脑袋上,那估计是没得谈了,绝对是一生之敌。

  不得不承认雅典娜确实香,可只是牵手就要给拿破仑七世一个绿帽buff,那实在不划算。要是这种情况下被拿破仑七世找到,估计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拿破仑七世一怒之下肯定不会在乎自己的乌洛波洛斯里面有多少值钱的技能,还身负逆天的“黑魔法”,并且还是太极龙的重要人物......大概率会直接把自己沉入地中海直接种荷花。

  总而言之,必须在拿破仑七世还没有发现自己之前赶到伊甸园,拿回乌洛波洛斯,这样才有自保的本钱。

  成默将漂亮女人真不能随意碰的感慨抛诸脑后,思考了一下等下最好状况和最坏的状况该如何面对,才走出生活区来到甲板上。

  朝阳正在天际线缓缓升起,粼粼的海浪一望无际,货轮已经停止了航行,顺着洋流漂浮。甲板上没有摆放多余的东西,放眼望去一览无余,此时二十多个船员全都面朝大海站在船舷边,十多个荷枪实弹的戴着头盔的西腊海岸警卫队士兵在甲板上巡视,一旁的挂梯还有士兵正不断的上来,甚至他们还用吊篮运了警犬上船。

  而船长奥梅罗和一个戴着贝雷帽大约四十岁的强壮军官正站在货仓上方正说着什么。清晨的海风有些大,把他们交谈的话语吹得有些飘忽,就连成默也得集中耳力才能听的清楚。

  “长官,我们出港的时候海关已经查验过了.....”奥梅罗扭头叫身边的男子把一个蓝色的文件夹递了过来,奥梅罗将文件夹递给为首的军官,“您看,这是我们的报关单、查验单、边防检查手续、船员检查登记表,还有出入境通知单......您瞧瞧,您瞧瞧.....”

  戴着贝雷帽的军官接过文件夹一页一页的翻看,思考了一下成默还是走到了船长奥梅罗旁边,作为名义上的货主他有这个资格。正在翻看文件的军官抬头看了他一眼,奥梅罗赶紧介绍道:“这是货主雷克茨卡先生,他可是德意志人......”

  军官打量了一下成默,也许看到他是一个白人的缘故,收敛了一些严肃的态度,把文件夹给递了回去,冷声说道:“还是必须开舱检查。”

  “长官......要不您再看看.....”船长奥梅罗没有伸手接文件夹,低声下气的说,“我们已经在拉斐那港耽误了很久了,真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我们的合约是十五号要交货,赶不上交货的时间,雷克茨卡先生会违约,我们公司要赔钱,大家的损失都会很惨重.....”

  不需要奥梅罗提点,成默配合的说:“先生,我们是离开西腊,不是进入西腊,你们截停我们的船实在有些无礼。但我们知道你们也是任务在身,只是我们所有的单据都是齐全的,船上也没有违禁品,希望你们不要耽误我们太久时间......”

  军官和成默对视了须臾,收回文件夹,重新翻看了起来,这次一直翻到了最后,看见了夹在后面的一叠欧元,才淡淡的说道:“我们不会故意为难你的,只是例行公事。”接着他将文件夹夹在腋下,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士兵大声吩咐道:“一队去生活区,二队去尾尖仓和机舱,三队准备检查货仓。”

  看到军官并没有把文件夹还回来,船长奥梅罗似乎松了口气,成默不清楚文件夹里夹钱,他纯粹是从两人的表情和动作中猜测到了这个事实。这让成默也稍微安心了一些,可看到一队士兵向船楼生活区走去,成默想起任性的雅典娜头又大了起来,不过幸好这些士兵需要一间一间检查房间,到五楼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成默暂时抛开将会面对的困境,借机细心侦查敌情,没有发现天选者的踪迹让他顾虑少了很多。而奥梅罗船长则和军官寒暄了起来,只是这个西腊军官一点也不热情,甚至有些爱理不理。但对成默态度就好不少,成默假装不经意的打探了一下对方的行动是偶然还是计划,得知是最近都被要求严查过往货船,心中又安定了不少。

  不过雅典娜仍然是个定时炸弹,眼见a组的士兵已经查到了三楼,成默决定还是得在上去求求雅典娜,如果苦苦哀求也不好使的话,说不定可以转变思路,用以后不给她打饭、端可乐,下番剧来威胁一下她,说起来宅女的命脉不就是这些么?

  成默找了个借口回房间,这时候甲板上的士兵已经牵着警犬开始检查货仓,六个巨大的货仓里堆满了小麦,在阳光下金灿灿的,像是六座金山。水手们站在船舷的一侧,时不时回头偷看士兵们检查。

  从他们的表情中成默读出了紧张,这叫成默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奥梅罗船长似乎不太愿意他来甲板上,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因此在吃饭的时候还试探过奥梅罗船长,不过那时奥梅罗船长的反应又变得正常起来。

  “也许这真是艘运毒船?不会这么巧吧!一个国际刑警伪装成海骡,结果真还租到了一艘运毒船?不对,如果是运毒船它应该在西腊就把货卸下来了,完全没必要再冒险运到图尔齐。”

  成默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运毒这一点逻辑上并不成立。在在离开甲板进入生活区的时候成默回头看了眼,奥梅罗船长还在一个劲的和军官扯淡,他的表情看上去还算轻松,没有什么异样。而货仓那边也很正常,一只警犬跳进了货仓在小麦堆上低着头转圈,还有士兵拿着钓鱼竿一样带着标尺的金属杆插进了小麦堆里,大概是在测量货仓底下有没有暗舱或者有没有堆放其他的东西。

  成默心想:“万一真有人私下藏了违禁品,害得整个船必须返航,那就真是千古奇冤。还好就算是小麦里藏了什么违禁品,只要数量不大,这样检查被发现的几率并不大,除非把整个小麦全部筛一遍。不过眼下担心船上有没有违禁品并没有意义,必须暂时放下没有办法解决的难题,得先把雅典娜这个胸大有脑但懒得出奇的干物妹给解决掉。有些妞真不能只看表面,谁能相信雅典娜这样的女人,竟然是个干物妹?”

  成默快步进了楼道,向着狭窄的楼梯口走。船楼之内相对封闭,士兵们交谈的声音清晰可闻,他细心聆听了一下,在雅典混了那么久,西腊语还是学会了不少,虽然没能全部听懂,但还是能判断出对方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这叫成默心中稍安。

  他一边通过声音搜集实时状况,一边沿着楼梯向上,走到三楼时却被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士官给拦住了,对方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用枪指着他,质问道:“你去干什么?”

  那黑洞洞的枪口将恶意表达的十分明显,成默猜不透是为什么,他举起双手说道:“我回房间拿护照和担保函。”

  络腮胡士官继续用枪指着他,问道:“你不是船员,是货主?”

  成默经验还是太少,没体会络腮胡子这么问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说:“是。”

  络腮胡子扭头用西腊语喊了一声:“雷索思,过来守着楼梯,我看着这个人上去。”

  很快走廊那边就跑过来一个戴着头盔的士兵站到了楼梯口,士官挥了下手中的冲锋枪,用枪管指向了楼梯上方,“你走前面。”

  成默心道糟糕,威胁雅典娜的计划眼见破产,他却不得不向上走去。上楼的时候,成默故意走得很慢,脑子却在疯狂运转,苦思万一雅典娜没有戴上人皮面具,自己该如何面对,思来想去还是只有把这些士兵全都扔进海里喂鲨鱼才是个唯一的解决之道。

  见成默走得慢吞吞的,还没有贿赂他的意思,跟在成默背后的士官,拿着枪直接捅了捅成默的屁股中心,不耐烦的大声呵斥道:“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走快点!”

  对方突如其来的猥琐动作让成默差点抽出“七罪宗”削掉他的脑袋,他能忍受粗鲁,却不能忍受对方用枪这么危险的道具,于是成默停下了脚步回头沉声警告:“警官,我得提醒你必须注意你的行为,别逼我向贵国商务部和你的长官投诉你。”

  成默不仅没有掏钱,态度还强硬的一b让胡子士官很是意外,他色厉内荏的说道:“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刻意制造矛盾!”

  成默也是太年轻,仍然没有察觉到对方只是想要点好处,他没有再说什么,回头继续向上走,却听到胡子士官用西腊语低声咒骂了一句“圣罗兰猪猡”,成默这才明白对方对自己骨子里的讨厌从何而来。西腊百分之九十八的人信仰东正教,而苏丹人大部分都信仰圣罗兰教,这艘注册地在苏丹的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离落红颜未醉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